脑洞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腹稿两三万,真写就完蛋

【罗路】心血来潮

低调开破🚗……这次驾驶手感不错我很满意

短篇一万字一发完

全程发展微妙,很微妙,是个用一天爱上彼此的故事

路宝全程智商上线/开头的罗形象比较糟糕哇

故事背景设定不是很正。但故事还是比较美好的((应该

祝食用愉快!

 

 

 

 

>

 

“所以,尤斯塔斯当家。”

罗悠闲地翘着裹在西裤下的双腿,笑容里满是恶劣的讥讽,对眼前的一切置若罔闻。

“你请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种可笑的戏码的么?”

说罢,他指了指被四五个高壮男人制伏在地上的男孩。那男孩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一头凌乱的黑发上沾满血污,像只离开了水的鱼徒劳地在地上挣扎着。

 

坐在罗对面的红发男人同样嚣张地笑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那个狼狈不堪的男孩,眼神仿佛在看一团垃圾。

 

“新来了一只不太听话的小宠物而已,不用管他。”基德赶苍蝇一般挥挥手,“赶紧把这小混蛋给我扔出去,别扰了老子的雅兴。”

 

地上的男孩立刻被几个男人拎小鸡一样拎起,向门外拖去。他挣扎着,叫嚷着,却无济于事。唯有一双黑眸透出蚀骨的恨意,望向眼前这两个坐在沙发上高高在上的男人。

 

“嗤,你那点让人作呕的性癖还真是一点没变啊。”罗注意到男孩凶狠的视线也落在了自己身上,不怒反笑,一直注视着男孩被拖出门外,这才转向基德。“又养一条这种难驯服的疯狗。”

 

“特拉法尔加你这混蛋,说话好听点能死?!”基德如同一个被人引燃了的火药桶,“什么叫性癖,老子这叫情趣!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性冷淡的跟块榆木疙瘩似的!”

 

罗挑眉,顺手拿起一旁自己随身带的小铁皮箱,站起身扭头就走,“如果你找我来就为了说这个,那就恕不奉陪……”

“靠,你这清高的臭嘴脸什么时候能改改!我这才耽误你几分钟啊?!”

 

“……你那什么什么晚宴我会去的。但那是晚上吧,现在还早,趁这会儿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快弄完了。”罗姑且在大门前停下脚步,算是再给对方一个说话的机会。

 

“啧,不解风情的工作狂。”基德扬了扬手里的酒瓶,“想和你喝两杯都不行?”

 

“下了药的还是算了吧。”罗轻蔑地笑笑,竖给对方一个中指,然后嘭的一声关上门绝尘而去。

“你那点骚主意打到我头上,小心连全尸都没有。”

 

 

 

>>

 

罗轻车熟路地回到他自己的私人研究室。作为他长期为基德提供市面上没有的药物毒物的交换,基德在自己的地盘上给他划分出最安全稳定的庇护和最尖端的医研设备。

这样的合作关系,对罗来说说是寄人篱下也不为过。然而罗心里的真实想法就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准确的说是砸门声瞬间打断了罗手上的动作和思路,几滴药液洒出来,顷刻间化为蒸汽消散在空气中。

 

“啧。”罗心中一阵烦躁,尤斯塔斯当家是怎么管教手下的?研究室严禁打扰的规矩都不懂么?

 

急躁刺耳的砸门声仍在持续,罗很快放弃了置之不理的想法。快步上前打开门,怒斥的声音还没发出来,就硬生生憋了回去。

 

“是你?”

瘦小的,一头乱糟糟的黑发,破烂的衣衫上沾染着血迹,赫然是刚才基德那儿的少年。

 

还没等罗反应过来,少年一个闪身就从罗身旁溜进了研究室里,看似瘦弱的身躯却灵活的惊人。然而罗也不是吃素的,在少年从自己身旁经过的下一瞬抬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你想去哪?”罗嘲讽地勾唇,反手关上研究室的门,转身将少年拽到自己身前,淡漠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着。“尤斯塔斯当家还真是没用啊……连自己的玩具都关不住。”

 

“谁是那混蛋的玩具啊?!”少年一下被戳中痛处,举起另一只拳头,但在他挥过来之前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慌忙收敛怒色道:“总之你这里先借我躲一下,那个红毛快要追过来了。”

 

“……”罗看着眼前这个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急躁宛如在表演变脸的少年,一时语塞。

“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会帮你?正相反,我不但不会帮你,还可能会把你送回尤斯塔斯当家手里。”

 

“哦对,你是刚才那个……那家伙的朋友!”少年似乎才认出来,罗就是刚才大厅里和基德坐在一起的人,他眼神一利,毫不犹豫地,右腿一个横扫直奔罗下盘。无奈罗只好松开禁锢着对方的手,向后闪身躲过了这一击。

 

“那就只能打败你了!”少年摆好战斗姿势。

 

“咚咚咚——”

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抢在罗说话前响起,紧接着就听见基德那大嗓门隔着门板传来。

 

“喂,特拉法尔加!有没有个小兔崽子跑到你这里来了?”

罗垂眸扫了一眼已经浑身紧绷的少年,视线在他那警惕紧张却又绝不慌乱的表情上定格,一瞬间计上心来。于是他不再管少年,转身好整以暇地打开门,冲基德露出他的招牌恶劣笑容。

 

“怎么?你又没管住你的小宠物?”

“啧!这次这个有点难搞过头了,你就说有还是没有?”

 

罗笑的更深了,向门旁让开一步,将研究室内所有景象都展现在基德眼前,意味不言而喻。

 

基德狐疑地看了罗一眼,他确实看见少年逃进了研究室,可现在研究室里显然一个人也没有。但这不是最让他奇怪的,最让他奇怪的是罗那意味不明的笑容,他太了解罗了,一露出这样的笑容准是又要阴他。

 

念及此,基德快步走进研究室四处绕了几圈,确认这里除了罗以外一个人也没有后,才将信将疑地走出来。

 

“我想你也没什么理由藏那小子。”

“啊啊,这种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事情。”罗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在对方前脚迈出研究室的同时,毫不客气地关上了研究室的门。

 

“可惜……他自己藏起来就不关我什么事了。”

半晌,少年才从一个实验台下站起身,长时间的逃跑藏匿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了,直接跌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

 

“你很聪明啊,知道藏在我的实验台底下。”罗双手往裤兜里一插,看见基德吃瘪让他颇有几分惬意。在这间研究室里,有一个实验台是绝不允许任何除罗以外的人靠近的。刚刚基德搜查的时候也特意避开了这里。

 

故意的?还是碰巧?

 

“什么啊……我随便找一个藏的。刚刚真是吓死我了。”少年嘟囔着,拍拍自己的胸口舒了一口气。“说真的,你刚刚是想害我吧。”

“怎么?”

罗突然发现,这少年有着一双清亮如洗的眸子,他甚至能看见里面映着自己的影子。只不过这双眼睛的主人,此时正无聊地挖着鼻孔,再把挖出来的鼻屎弹出去,仿佛被害的那个人不是他自己一样。

 

“就是啊,如果不是你故意引他,那个郁金香混蛋才不会进来搜查。”声音也是没精打采的,少年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话题的不感兴趣。

 

居然被看出来了……罗无所谓地笑笑,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板上敲打节奏,“我没揭发你就已经仁至义尽了吧。还有,郁金香混蛋是什么?”

“除了那个红毛还能有谁,你看他那发型就是个郁金香嘛。”男孩突然来了劲,手脚并用在空中比划着。

 

“噗。”下意识地脑补了画面的罗竟然没控制住笑了出来。但他的失态只持续了短短一瞬,很快往常冷硬的表情又出现在他脸上。 

“既然你的幸运让你活下来了。那么过一会儿你就从这滚吧,我可以当作没见过你。”罗反手拉开身后实验台的抽屉,摸出一片不知名的草叶,转过身去将汁液挤进一个试管里。他进入工作状态很快,毕竟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小鬼身上。

 

“我不要!”然而少年态度很强硬,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你这里看起来很安全,根本没有别人,出去我一定会被抓的。”

 

“啧……!”罗那素来波澜不惊的面孔一黑,少年理所当然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怒火。他侧身伸手一把攥住少年的下巴,将他拉近自己,手掌用力直到对方的骨骼发出被挤压的呻吟声。

 

“我是哪里让你产生了我这里很安全的错觉……?你就认定我不会动你么?”

两人间狭小的空间里空气似乎都要凝固,汗水从少年额头滑落,下巴几乎要被人捏碎的痛苦让他呼吸都困难。但少年眼神里的气势分毫不减,倔强地和罗无声地对峙着。

 

“姑且帮了你一次就蹬鼻子上脸,”罗掐着少年的下巴凌空把他拎起,重重摔在一旁的小沙发上,对方那笃定罗不会伤害自己的平静表情无疑是在挑战罗的底线。“你知道尤斯塔斯当家为什么喜欢玩你这种人么?”

 

“……为什么?”

 

“你越是倔就越不会放弃反抗。你越是反抗,他征服你的时候快感就越强烈。而你……死的就越惨。说白了,你现在这种反抗在他眼里和调情没什么区别。”罗倚着实验台,双手抱胸,笑容重新慢慢出现在他脸上,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你说,我要是现在把你交回尤斯塔斯当家手里,你会有什么下场呢。”

 

少年无动于衷,眉头都没多动一下。

罗的脸色又黑了一层,他怒声道:“趁我还没改主意,滚。”

 

少年始终平静得可怕,那双透亮的黑眸直勾勾地盯在罗脸上,深邃得如同一个黑洞似乎要把罗整个人吸进去。凌乱的刘海因为汗水而贴在额前,肌肤上几道未愈合的伤痕和血迹,此时在他身上竟然平添了分慑人的魄力。

 

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空气似乎都因为这场僵持而变得稀薄。

 

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呼出,这么一个动作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才做完。

 

他率先移开了目光。

“待在这可以——别打扰我工作,闭嘴坐着。”罗转过身去之前狠狠瞪了一眼少年,重新戴上手套,“否则,我绝对把你交给尤斯塔斯当家处置。”

 

“嘻嘻!”爽朗的笑声仿佛带有某种不可思议的魔力一般,瞬间打破了僵持的气氛,让罗心中一颤。少年听起来根本不计较罗先前恶劣的行为,反而还有些得意,“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嘛。”

 

“我说了让你闭嘴吧。”罗额角暴起青筋。

“知道啦知道啦。”少年又站起来,凑到罗身边。好奇的目光在罗手里的试管上逡巡。

“你根本不知道吧。”罗无可奈何地瞥了一眼身侧那不安分的小脑袋,举起手里的试管放到少年眼前晃了晃,“这里面的玩意可都是……”

 

罗大脑猛地一个激灵,才意识到什么,将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

“都是什么?”少年却咬着不放。

“没什么。总之你别乱动。”

 

“什么嘛,没意思。”少年不满地抱怨了一声,一屁股坐回沙发里。他一刻也不愿意闲着,又开始了自我介绍:“我叫蒙奇D路飞,你叫什么?”

“……特拉法尔加罗。”犹豫了一下,罗说出了自己的真名。

 

“哦!我知道你!”

罗感兴趣地哼了一声,这小子知道自己?那看来也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良好市民。

“就是那个……那个死亡外科医生嘛!”路飞兴奋地说道。好像死亡外科医生这个称号不是什么恶名远扬的不法分子,而是个受人追捧的当红明星一样。

 

“比起这个……路飞当家,请你先把你的脏手从实验仪器上移开然后闭嘴好好待着。”

“哈?我的手哪里脏了?”

一只脏兮兮的小手冷不丁伸到罗眼前,挡住了他眼前的视线。这么做的代价就是试管里的液体因过量的试剂而变成了恶心的黑色絮状物。

 

罗最后的耐心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等……等等等一下,你要带我去哪。”手腕被人粗暴地扯起,路飞被动地向前踉跄几步,“你不会真的要把我送去郁金香混蛋那里吧?”

 

“……”罗沉默,拖着对方走到研究室深处一扇不起眼的门前。推开,里面是通往地下的阶梯。一路向下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

 

“这是哪?怎么这么黑,该不会是电影里那种解剖活人什么的地方吧?喂喂,我在问你话,你再不说话我可要揍你了……”

“闭嘴白痴。”罗头痛地抚额,路飞喋喋不休的声音吵得他脑子里嗡嗡响,只好极其不情愿地回答了他:“这是我住的地方。”

 

鬼使神差地,罗在他自己意识到事情不对前,把男孩带进了自己的房间。事实上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把这小子打发走而已。

 

“卫生间是那个门。去把你自己弄干净然后处理下身上的伤口。”罗塞给路飞一个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小医药包。他的目光落在男孩划破了好几道口子的衣服上,犹豫了一下,又开口道:“衣柜里的衣服你可以拿一件穿。条件是别再来打扰我。”

 

——就当是发扬一下他心中根本不存在的医德。罗给自己找了一个自己都不信的借口。

 

“噢!谢谢你!”男孩仰起头,扬起他的标准露齿笑,笑容干净纯粹得和刚刚与罗对峙时的模样判若两人。罗别开头,下意识压低了帽檐,不知该作何反应的他也唯有借助这个动作才能掩饰心中的躁动。

 

“没什么——救你只不过是心血来潮而已。”

 

 

>>>

 

路飞再次出现在罗面前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刚刚好是罗处理完药物的一刻。从枯燥乏味的化学液体中移开视线,落在男孩身上的时候,罗感觉脑海中混沌的世界都明亮了一些。

 

“我想我大概明白尤斯塔斯当家为什么会看上你了。”罗愉悦地眯起眼睛。

 

男孩露着牙哧哧地笑,像个从异世界里走出来的精灵,在研究室的冷光下他所跃过的地方空气似乎都柔和起来。洗净了血污和泥渍的肌肤露出原本莹润的羊脂玉色,衬在纯黑色的衬衫下更显得白净。罗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然太大了,衣摆一直垂到膝盖,将纤细的小腿裸露在外。赤足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悄无声息地走到罗面前。

 

“因为你的衣服实在太大了,裤子实在没法穿。”路飞扬了扬他那宽松的袖口,“所以只好这样啦。”

 

“……很适合你。”罗无声地勾唇,俯身在对方眉间落下轻如鹅毛的一吻。“古灵精怪的小鬼。”

 

“你干什么啊,好痒。”路飞仍然笑嘻嘻的,一点也不在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罗很想这样问,明明看起来天真单纯,不谙世事,但似乎又有着不俗的心性和身手,甚至惊人的敏锐直觉。

 

绝不止是个被基德绑架到此的小可怜虫那么简单。

 

罗对自己摇摇头,起身,准备去把约定好的药物交给基德。这男孩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一时兴起救了他也就算了,牵扯太深反而会害了自己。

 

况且现在已经入了夜,是最合适男孩逃跑的时候了。

 

“八点的时候这里有一场宴会。现在外面的人应该都集中在会场,你想要逃跑应该也会更容易一点。”罗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七点出头。对他来说时间刚刚好,对路飞也是。随意地摆摆手,罗头也不回走出了研究室。

“诶,你等等!”

 

“祝你好运。”

……

……

 

 

 

8:30pm

优雅婉转的舞曲乐调在空气中悠然流淌,华美的灯光下姑娘们的礼服上点缀的亮片反射出无数炫目的光。高脚杯碰撞的清脆声音宛如晚秋中的风铃摇曳,糕点香甜诱人的气息卷进浅浅的香精味儿里,呼吸似乎都变得美妙起来。

 

罗冷着脸回绝了今天第七个邀请他跳舞的姑娘,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可怖气场渐渐让他周围冷清起来。他当然乐见其成。晃着手里的高脚杯,他只要让自己嘴角得到笑容看起来更恶劣一点,目光更冰冷一点,说出来的话难听一点,就没人再有勇气对被称为死亡外科医生的他纠缠不休。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蒙奇D路飞。

 

突然脑海里浮现起男孩的笑容,罗那从容自得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举着酒杯的手也一顿。

 

他现在应该已经逃出去了,不过,穿成那副样子出去真的没关系吗?估计又会被什么心怀不轨的人盯上吧……

 

“喂,特拉法尔加。”

肩膀突然被人猛拍了一下,罗一惊,涣散游离的视线重新聚焦,清晰起来的是基德那张嚣张的脸。

“你这块木头也会盯着这么些女人发呆半天啊?看上谁了?”

 

看上你的东西了。罗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当然表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认的。拍开基德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沉默半晌才幽幽开口:“在想……你这混蛋到底往空气里加了多少料。”

 

“还不是你给我的好东西。”基德大笑起来,夸张的红唇一直咧到耳根,“我放了多少,你闻不出来?”

 

罗淡淡地瞥了一眼基德,不动声色地感受着空气中微不足道的香气——那可不是什么香水香精一类的东西,而是他亲自调制的催情剂。闻一会儿没什么关系,不过如果是这样的宴会,时间久了以后,怕是……

 

“看起来要不了多久,这个宴会肮脏丑陋的地方就会显露出来了吧。”

罗静静地看着眼前男男女女优雅的舞步,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这不过是外表华丽矜贵的衣装罢了。

 

“能来我这地方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好鸟,就算没有这东西,你以为这场宴会干净得了?”基德摊摊手,“倒是,我更感兴趣这药对你这种人来说会不会也有点用处。”

 

“我会被我自己做的药放倒?”罗嘲讽地反问,微抿了一口手中的香槟。站在远离热闹人群的角落里,“我今天是来看枯燥生活中的余兴节目的,可没有参与的打算。”

 

“哈,谁知道呢。”基德随手搂过一个女人,大步离开留给罗一个潇洒肆意的背影。

 

谁知道……吗……

 

罗盯着酒杯中金黄色的酒液,眼前宴会千篇一律的平静场景已经让他感到乏味。现在离宴会开始只过去了三十分钟,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当人对眼前的现实失去兴趣后,空闲的大脑自然会去自作主张思考一些他感兴趣的事情。

 

罗的大脑就自然而然想起了今天那个令自己无可奈何的男孩。

 

眼前慢慢浮现起一个小时前自己回到研究所时的场景,冷色调的白光打在地板上是那么刺眼,空气是凉的,很安静,是他一贯喜欢的环境。

 

只不过空无一人。

 

思绪漫无目的地漂游了不知道多久,一只白净的小手突然闯入罗的视线,他想,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敢来叨扰他。眉头微蹙,来人的面孔却抢在他拒绝之前出现在他视野里。

 

于是,他反握住那只手,将对方拉入舞池。

 

“你怎么还没走?”

 

乏味的世界随着男孩在他怀里旋转而鲜活起来,曲调一扬欢快跳跃的节奏敲击在他心上。他搂着男孩的腰,十指相扣。

 

“郁金香混蛋的地盘出口警备太严了,我混不出去。就来这里另寻出路。”男孩一身别致的白色礼服,微微梳理过的发梢随着他大笑的幅度一颤一颤。“不过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嗯?”罗踏着优雅的步子在人群密集的舞池中错身而过,他不想知道路飞的礼服从何而来,也不想知道他怎么通过宴会的门检,更不想去介意自己是否已经参与到了这场节目中。

 

 

男孩正搭着自己的肩膀迈着拙劣的舞步,世界正在旋转。

 

 

“当然是——我肚子饿了!”路飞制造惊喜一样拖长尾音,然后又恶作剧地大笑出声。

 

“……先陪我跳一会。”罗轻笑。他渐渐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升高,舞动的人群在躁动不安,余光里原本优雅舒展着的肢体扭动着纠缠在一起。唯独男孩一身洁白如雪的礼服什么也没有察觉。

 

“敢闯进这场舞会,你不怕被尤斯塔斯当家发现?”

“啊……”路飞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反正还有特拉男在嘛。”

“你知道这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么?”

“就是可以吃东西认识朋友跳舞的聚会嘛。”

 

罗低头吻吻男孩的发旋,悄悄将他拉出气氛微变的舞池,来到糕点桌旁。

“唔哦——!看起来好棒!”路飞双掌合十,眼里爆发出闪亮亮的金光,“我开动啦!”

 

罗沉默地站在一旁,看着男孩绝对算不上雅观的吃相,慢慢地,空气中什么东西的香味浓郁起来。

 

“呐,特拉男,你尝尝这个,很好吃的。”男孩递来一块蛋糕到他面前,笑容比任何灯光都要耀眼。

 

罗在自己从这个笑里回过神之前,攥住男孩伸过来的手腕,掰向一旁,另一只手扣住他的后脑勺,深深的吻了下去。

 

——他确实中毒了,被自己亲手做的药。

 

除此之外罗想不出来别的理由。

 

甜腻的奶油渡到他嘴里,他不得不承认确实很好吃,他从没品尝过这么美妙的芝士慕斯和奶油的味道,以至于他吻得深沉。

 

 

罗拉着男孩一路从宴会的灯光下退了出去,不去理会他吱哇乱叫的挣扎,边吻边回到研究室地下的卧室里。

“等……等一下,你慢一点……”

……

 

- 车

微博全文,可以直接从p3中间部分开始看http://weibo.com/6205127312/Fc4wVA7lP?type=comment#_rnd1499861100862

 

 只有车的部分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707142/1436482518.png

 

 

…… 

……

“好吧,”路飞伸手胡乱抹了抹脸,泄气地看着压在他身上一脸讽刺笑意的男人。也不知道是在讽刺他,还是讽刺自己。“你是怎么发现的?”

 

“早就发现了,白痴。”罗起身从床头柜摸出一根烟,点燃,吐出一口氤氲缭绕的白烟,面孔渐渐模糊。“从你出现在晚宴的那一刻开始。”

 

“那为什么还……跟我做这个啊?你才是白痴吧!”

 

“哈,谁知道呢。”罗猛地想起基德也跟他说过这句话。“那么,你又为什么回到宴会上去?好不容易逃离了尤斯塔斯当家,你又爬到我的床上来了……?”

 

“说的好像我主动一样,什么嘛。”路飞不满地抱怨一声。

 

“至少你没有拒绝。”罗靠在床柜边吞吐着烟雾,“或者说,在床上杀人也是你的任务之一?”

 

“……喂。”

“嗯?”

“我肚子好胀,起不来了。”路飞大字型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然后他抹了抹嘴角。

 

罗挑了挑眉,在床边坐下欺身过去,脖子立刻被对方勾下。

 

“你这个人真奇怪。”路飞眨眨他那双黑眸。

“彼此彼此。”

 

男孩听到这个回答愣住了。旋即双手环着他的脖颈,微微起身献上一个吻。

 

——“抱歉啦。”他松开他的时候,露出一个天真纯粹的笑容,这样说道。

 

 

那是罗昏迷前见到的最后一幅景象。那个笑容里的美好却如初见时一样。

 

  

……

……

>>>>

当罗头痛欲裂地从昏暗的卧室中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大脑是空白的。

 

什么时候从宴会中回来的?宴会发生了什么?今天又发生了什么?

 

摇摇头,扶额从床上坐起来,他下意识地摸向床头柜,想拿一杯水喝。

 

无非是被尤斯塔斯当家灌了几杯又喝醉了吧,这样想着,手却没有摸到水杯,反而摸到了一张硬硬的纸片。

——那是张名片。

 

‘蒙奇D路飞  政府特编特务  No.15506032’

 

“蒙奇D路飞……”他喃喃着念出这个陌生的名字,呼吸突然开始颤抖。

他……是谁?

 

翻开名片的背面,是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

‘第二次潜入任务失败  刺杀组织头目尤斯塔斯基德、特拉法尔加罗任务失败’

 

“什么啊……原来是哪里来的小刺客。”罗嘲讽地笑,丢垃圾一样将名片扔向一旁。

 

笑着笑着,什么东西顺着脸颊淌下,浸湿了被褥。

 

>>>>

 

“欢迎回来,路飞。”

黑头发的女人给了归来的男孩一个拥抱。

“哦!罗宾!”路飞回抱了一下她,然后陷入了沉默。

 

“……发生了什么吗?”睿智的女人温柔地拍拍路飞的肩膀。

 

“罗宾……我以前问过你喜欢是什么。然后你说,当你觉得自己面对一个人的时候变得奇怪,那大概就是喜欢。”

 

“你遇到这样的人了吗?”罗宾微微讶异,拉着路飞来到茶几前坐下。

 

“……后来我又问,这么麻烦的东西,如果我不想喜欢那个人怎么办啊?你说那就忘记吧。”路飞茫然地望着前方,捡拾着自己脑海里那些残存的记忆碎片。

 

“我今天……似乎遇到了一个人。我对他说,你真奇怪。然后他说彼此彼此。”痛苦冲破了迷惘从眼角滑下,“那个人是敌人,我要杀了他。所以我不想变得奇怪……我就忘记了……只是心血来潮、就那样做了……”

 

 

“呐……罗宾,好难过啊……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啊?”

男孩痛苦地将脸贴在茶几冰凉的玻璃上。

 

他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END——

 这里结局又仓促了……(瘫 可是字数也超纲了

我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HE还是BE嘛啊啊啊啊果然还是BE吧、、

最后是路飞在那个吻里给罗喂了药,离开后他自己也吃了药。于是两个人都忘记了彼此,只不过没忘干净……嗯。

整篇的风格比较……嗯((。反正就是综上所属才有了这么一个小故事。

 

感谢食用XDDD

 

评论 ( 11 )
热度 ( 123 )

© shinoko_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