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腹稿两三万,真写就完蛋

【罗路】Luv Letter

这次!是!和贝桑的联!文!!! @April0913 第一次联文有点小鸡冻呢


现代paro  这个设定……怎么说呢,大概就是两个小网红每天同居的黏巴巴日常&偶尔被粉丝八卦的故事


题目瞎起的


脑洞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食用愉快~~

 

 

01

>

 

锁孔转动着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钥匙串随着晃动丁玲当啷地碰撞着,这声音如同千百爪挠在路飞心头上,惹得他急不可耐。

 

毕竟谁都会对自己的新东西抱有强烈的好奇,他更是不例外。

 

“特拉男,你快一点啦,我要看新家!”路飞伸手去夺罗手里的钥匙,打算自己来开门,却在碰到对方前被打了回去。

 

“你急什么。”罗推开路飞又凑过来的头,把钥匙又换了个方向转动,“都挡到我的视线了。”

 

“特拉男太笨了——开个门都这么半天。”路飞撅着嘴抱怨两声,然后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冲了进去。欢呼着用帆布鞋在干净的木地板上留下一排脏兮兮的脚印,手里拖着的行李箱也在地板上留下两排车轱辘印儿。

 

“到底谁比较笨啊?给我回来先换鞋再进去。”罗额角爆出青筋,握紧拳头忍住在路飞头顶来一拳的冲动,揪着后领把他拽了回来。“这间屋子在我们入住前已经打扫过一遍了,我可不想再打扫一遍。”

 

“真麻烦……”路飞嘟囔着,接过罗从一旁鞋柜里拿出来的拖鞋,踢掉脚上的帆布鞋草草换好,一溜烟跑没了影。留下罗在玄关处看着那双被胡乱踢在地上的鞋,还有歪七扭八扔在地上的行李箱和背包。

 

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把胸腔里的怒火吐干净。弯下腰给自己换好鞋,再把那双帆布鞋摆好,拎起路飞的那份行李——连带着自己的一起,准备暂时放到客厅的角落里。

 

行李的那份沉重的重量压在他身上,同时也压在他心头。耳边萦绕着路飞欢呼雀跃的声音,对罗来说很吵耳,却又硬是讨厌不起来——就像他现在正面对的生活一样——特拉法尔加.罗此时正要迎来一段痛并快乐着的同居生活。

 

和蒙奇D路飞一起。

 

 

 

 

>>

 

痛的原因显而易见。

 

“呐,特拉男,你要哪间卧室?”路飞从某个房间的门口探出脑袋,“我喜欢这间,这间归我了。”

“……那我就要另一间。”罗拎起自己的行李走向另一间卧室,这小子给自己选择的权利了吗?

 

一阵小风刮过,显然关着门窗的屋子里是不会刮风的,只有路飞的跑动会带起这样的气流波动。罗回头时路飞已经在他身后了,四处打量着这间卧室。

 

“啊……特拉男的这间好像也不错,有一个小阳台诶。”

 

路飞的拖鞋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绕着整个房间一周又一周。

 

“电脑桌也好大,要不我还是要这间吧。”

 

苦恼的声音从身侧传来,罗这会已经把床上的被褥换了一半,动作一顿,皱着眉问:“你到底要哪间?”

 

“这间!”

“晚了。”罗低着头继续整理他的床铺,然后一双手臂如同八爪鱼一般缠上了他的脖颈。

 

“我不管!把这间让给我啦。”

温热的气息吐在罗耳后,带着一股清淡的麦香和甜腻的奶香,显而易见的这家伙早上吃了面包和牛奶。紧接着路飞整个人的重量就挂到了罗身上,罗踉跄一下撞到床沿,后背的重量使他直接跌在了床上。

 

“……你想死吗。”

 

空气安静了数秒以后,罗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阴森的字眼来,对着趴在他身上的白痴说道。

 

“总之,我要这间屋子。”路飞根本不怕死地把自己贴得离罗更近了一些。

 

 

 

很快罗就扛着他的铺盖卷出现在了另一间卧室里。
麻烦的死小鬼。
 

 

 

 

>>

 

所以说,即使是同岁,路飞在罗眼里也是个任性又白痴的小鬼。更何况他已经和路飞在同一个宿舍里住了四年。

 

罗永远也忘不了自己迈进大学生活的那一天,怀着好奇和忐忑推开那间宿舍的门,闯入视线的却是一个狼狈地擦着自己身上汤汁的少年。

 

然后那个少年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用元气的声音对他说你好。高高挥舞的手上还黏糊糊的滴落着汤汁,他却好像自己并不处于窘境之中一样。

 

罗问他那是怎么回事,然后目光又落在自己的床铺上,不出所料的也是一片狼藉。

 

少年挠挠头,说泡面的时候不小心把面洒了。

 

那之后的四年,罗充分的体会到了任性和白痴这四个字如何完美诠释在一个人身上。

 

少年总是笑嘻嘻的,干着恶劣的事。永远不会照顾自己,不会独立生活,冒冒失失像个白痴。可是这样的他身边总会围有各种各样的人,来帮他打理这一切。

 

罗就是那各种各样的人之一。

 

毕业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担心这家伙会胡闹,不用再照顾操心这家伙的起居,这噩梦一般的四年终于结束了。

然后身形已经高大,不再是少年的家伙向他伸出手,露出和四年前初遇时一样的笑容,说,和我合租吧。

 

阳光透过香樟树稀疏的斑影洒下来,零零碎碎地落在路飞的脸上。初夏的中午还不那么让人感到闷热,蝉的鸣叫声还是欢快的,夏风把毕业的礼帽吹向高空中,镜头也在那一瞬间定格。

 

他答应了。

 

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就像现在自己为什么会向路飞的任性妥协一样。没有原因。

 

 

 

 

>>>

 

 与其说没有原因,倒不如说,特拉法尔加.罗喜欢蒙奇D路飞。

从四年前初遇时开始。

 

夏天的夜幕来的很晚,但这并不代表路飞的肚子会晚点喊饿。当路飞生拉硬拽着罗陪他出来吃饭,顺便兼职一下他直播的摄像助手的时候,罗少见的没有拒绝。

 

是的,路飞是个网络上的美食主播。说白了就是网红。做的是最近才渐渐出现的一种娱乐直播——吃播。

 

起初决定干这个的原因很简单。

 

 

 

“喂,特拉男。”路飞探出脑袋冲着自己的下铺喊了一声。

“干嘛?”

“你说有没有什么又能吃东西又能赚钱的活啊?”

“……”罗翻书的手一顿,脑海里瞬间掠过试吃这种活儿,转念想想,这小子除了吃什么也不会,说不出个食物的门道来,谁会找他试吃?“没有。”

顿了顿,听到上面传来一声叹息,罗又问:“你缺钱?”

“算是吧……而且我也想找兼职累积点工作经验嘛。”

罗立刻想起上次山治介绍他到餐厅工作,结果打碎了好几个盘子。罗宾介绍他去图书馆当志愿者,他直接把整个书柜撞倒了。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这漫不经心的简单对话看似罗和路飞双方都没有放在心上。罗却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走在大街上看到兼职广告时会想起这件事。直到有一天他在某个视频平台上看到了吃播这种行业。

 

于是路飞这一播就播了整整两年,直到今天,他发展到了以前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的地步。

 

 

 

 

从回忆中回神,罗的视线聚焦在面前这张笑得开怀的小脸上。

 

滑蛋鸡排奶酪饭的香气弥漫在这个不大的隔间里,男孩的手边摞起了四五个空碗,手里端着一碗,桌子上还摆满了分量十足的盖饭。盛夏里餐厅的冷气开得十足,隔间阻绝了餐厅里大多数嘈杂的声音。男孩的五官在笔记本的荧光下显得立体又生动,他把嘴巴张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然后用一个超大的勺子舀满金黄的饭粒,一口气塞进嘴里。

 

他看起来满足极了,或许不只是因为滑蛋和米饭结合的美味。

 

“什么?都说了多少遍别再说我笑起来可爱了!”路飞佯怒地盯着直播间里满屏刷过的可爱二字,白色的耳机随着他动作的起伏一颤一颤的,“我是帅气啦帅气,英俊也可以!”

 

罗捂住嘴角强忍着笑意,餐厅里背景音乐的音量恰到好处,和式的房间里点着清浅的香薰。路飞在柔和的暖光下用金属勺子把滑蛋和奶酪拉出丝来,滑蛋被扯断后他把勺子放进嘴里,奶酪丝落在嘴边,他笑嘻嘻地一点也不顾形象,用手指把奶酪拈进嘴里,还嘬了几下。

 

罗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用自己的手机进入直播间,披上游客的马甲,在发送栏里输入‘每次看你吃饭吃得这么香,总会觉得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发出去以后他抬头,看到路飞盯着电脑屏幕笑弯了眼睛。

 

“好啦!今天的份还剩下最后三碗!”路飞双掌合十,煞有介事地拌着手里的盖饭。“唔哦,把滑蛋和奶酪拌进米饭里的感觉真爽。”

 

罗就那么看着男孩坐在自己对面,偶尔低头看一眼手机,冷峻的五官微微柔和下来。时间在夏日的晚风中溜走,当路飞手旁足足摞起十九个空碗时,他刮干净第二十个碗里的最后一粒米,然后举起盛满了饭粒的勺子。

 

“今天的最后一勺咯,”路飞笑眯眯的,举起第二十个空碗摞在一旁。显然这些他都不是对着罗说的,而是对着直播间里的观众说的。紧接着他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我要把这个,给我今天的摄影兼助手吃!”

 

勺子越过笔记本,递到罗面前,罗猛地清醒过来,视线从路飞脸上移开落到这勺米饭上,一阵惊疑不定。

 

“快吃啦!”路飞用他那沾满油光的小嘴向罗说道。

 

罗刚想开口拒绝,又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噤声,只得一边摆手一边用眼色示意路飞。然而路飞好像没看到一样,又把勺子伸得离罗嘴边更近了些。

 

“你疯了?”罗用嘴型向路飞说道,然后某人就趁着他张嘴的功夫把勺子捅进了他嘴里。

 

——罗发誓那勺子上除了盖饭的味道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可是他的目光始终无法从路飞那油光的双唇上移开。

 

喂,这可是你用了半个多小时的勺子。他很想这样说,却说不出口。

 

路飞掐断摄像头和麦以后,站起来跳到罗身边,“你脸红了。太热了嘛?”说着还把手背贴在了罗的额头上。

 

“……为什么突然想到把最后一口给我?”罗躲开那只小手,低头刷着直播间里‘啊啊啊好羡慕啊我也要路宝喂’这样的言论。

 

“因为特拉男一直盯着我,让人吃饭都不自在。”路飞不满地抱怨着,“这是报复。”

 

“别开玩笑了,谁会盯着你这种小鬼啊?”罗一挑眉,恶劣的声音毫不犹豫地攻击向路飞。

 

他们在木门嘎吱嘎吱的摇晃声中走出了小餐馆,即使是驱逐了太阳的夜晚也没有丝毫的凉意,路飞叫嚷着直到拉着罗给他买了冰棒,这才高高兴兴地并肩在罗身侧,一高一矮的影子在昏暗的路灯下被拉得老长。

 

率先打破只有蝉鸣和汽笛呼啸的沉寂空气的,是罗。

 

“你真的很适合做这个啊,草帽当家。”

做吃播的基本上只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个是胃口大于常人,第二个是有颜。这两个条件就如同是为路飞量身打造的一样,饭量大得反人类并且有一张可爱娃娃脸的他,在短短两年时间走红于网络。

 

抱着手机刷粉丝给自己留言的路飞听到这句话,立刻关掉了手机电源,仰起巴掌大的小脸,“这是得感谢特拉男啊,嘻嘻。”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帮我找到了适合我的东西?”

“喔!特拉男也是很厉害的主播呢!可惜是业余……”

 

路飞转动着钥匙,反手推开了门,笑容跳动着隐没在了没有开灯的黑暗房间里。

 

“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

 

“什么?”罗疑惑地看着挡在门口的路飞,他也不急,就那么站在门外。然后他伸手打开了玄关处的灯,照亮了路飞的露齿笑容。

 

“合租愉快啦!今后还要请多多关照!”

 

罗浅浅地掀唇,沉默无言地,握住那只伸向自己的手。

 

 

 

 

>>>

 

特拉法尔加.罗痛并快乐着的同居生活已经开始了——和蒙奇D路飞一起。

——tbc——

接下来一章有请小贝为大家介绍罗是播什么的(笑

 

最后,但愿我没有在第一章就毁了这篇文。写的这么蠢真是对不起……

 

评论 ( 10 )
热度 ( 56 )

© shinoko_筱 | Powered by LOFTER